奥尔巴赫87年专访:忠诚是双向的 球员薪资最好教练定

鲍勃-库西总会叫他“阿诺德”,但大部分篮球迷都叫他“里德”。印着这个称呼的球衣也被悬挂在波士顿花园的天花板上,就跟那17面总冠军旗帜在一起,是他治军有方的明证。

阿诺德-奥尔巴赫,可以说是美国体育史上最成功的领袖之一。几十年来,他作为凯尔特人的教练、总经理和总裁,他把自己的作风带进了球队,树立了胜负分明的文化。他的管理哲学以忠诚、骄傲、团队和纪律为基本价值,其实适合所有领域的管理层学习。他的哲学也让凯尔特人在球场上和商业上的表现都非常突出。

1987年,在位于波士顿的办公室中,奥尔巴赫接受了采访,讲述了经营豪门的这些年。

·当你在50年代来到绿军的时候,可没有什么“豪门荣耀”的说法。但36年后,每个人都开始这样看待绿军,这已经成为了球队的文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奥尔巴赫:总结起来就是关心吧。现在我还在跟35年前在球队里打球的弗兰克-兰姆塞、艾德-麦考利、伯恩斯、麦克金尼斯这些人有联络呢。我了解他们是怎样的人,可以做什么,如果他们有需要,就会联系我,如果我有需要,也会联系他们。

就是家庭的感觉。有两个人很能说明问题,一个是韦恩-恩布理,他在辛辛那提打过9年,来凯尔特人结束自己的生涯。他从没谈论过在辛辛那提效力的事,讲的都是凯尔特人的骄傲。

另一个是保罗-西拉斯,我曾经得到过的最棒的褒奖就是来自于他。有一天他过来对我说,“我听说很多关于凯尔特人骄傲的话题,觉得简直都是垃圾。”他来绿军效力的时候已经是老将了,所以他会这么说。“但是,”他又说,“我想错了,我感觉自己成了球队的一部分,在这里效力真是我生涯最快乐的时光。”

奥尔巴赫:那要从好久之前说起了,那时候沃特-布朗还是球队老板,我就想到了一个理论,我们沿用至今。我的理论就是,一个球员的薪水应该取决于我的看法。球员拿多少钱应该先看他能为胜利作出多少贡献,而不是他的数据好不好。

我不相信数据,在比赛里有太多东西是无法用数据衡量的,比如球员的心,他的关键能力,他的牺牲精神或是防守态度。

如果一个球员防守态度好,态度很努力,就能影响他的进攻。但现在很多球员只关注进攻,就好像棒球球员说的,“我长打率有.300,我就该拿很多钱。”

我是不会在乎一个球员得了多少分的,而是在乎他在什么地方得到的?是不是在垃圾时间刷来的?还是都在关键时刻得到的?让他得分的对手实力是否很强?这都是影响判断的因素。

奥尔巴赫:不仅仅是因为钱,就好像拉里-伯德在关键比赛开始前总会说的那样:“我会做好准备,其他人也会做好准备,我们要赢下来。”他不会说“我要赢下来”,而是说“我们”。传出好球比投进好球会让他更开心。

奥尔巴赫: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对管理层有信心。我相信忠诚是双向的,但很不幸,现在的管理者总觉得忠诚应该是员工具备的,而他们却不需要。

我们建立球队文化的根基就是关怀,这不是说不能交易球员。毕竟要提升球队,必须要懂得变通,做出交易。但这些年来,我们的交易确实很少,在我们这打了五六年的球员一般就想留在这里退役了。当球员生涯进入末期,我们不会甩掉他们。

大部分球员是自己选择退役的,他们会告诉我自己不想再打了。琼斯兄弟、库西、拉塞尔、桑德斯、哈弗利切克、尼尔森、海因索恩……他们退役的时候我绝对没有给任何压力。在这里的球员都会觉得,只要能上场发挥效率,做好工作就能开心,而我们也会尽力照顾他们。等到他们退役,我们也会关心他们接下来会做什么。

奥尔巴赫:我想球员们都知道,如果我做一个决定,那大家都要支持。他们不会欺骗我,因为我不会欺骗他们,他们不会假刻苦,不会不用心。

奥尔巴赫:我们希望球员带着愉悦而不是恐惧打球,这跟所有工作一样,如果员工很害怕,那你别想他们能发挥创造力,或者头脑风暴出什么有价值的想法,他们只会是一群行尸走肉,不愿惹任何麻烦,打卡上下班,按时回家。但我宁愿要另一种气氛。

我们要跟他们交流,不要不公正的处罚球员。很多球队都有对迟到球员罚款的规矩,我们也有规矩,但不是不能通融。我们会跟球员交流,是绝对不会威胁员工的。

以前我在做教练的时候竟然这样做:我不会警告球员不能怎样怎样,不然就会被罚款或禁赛;我只会说,如果他们犯错,我会让他们屁颠屁颠地忙,他们就很好奇我会做什么。

奥尔巴赫:骄傲心,就够了。出色发挥的骄傲,赢球的骄傲,我会告诉他们,“变成世界上最强队伍中的一员,你们在休赛期难道感觉不爽吗?”

当然,我们也会做一些搞笑的事,比如你会不会说“让我们为吉佩尔(里根总统的昵称)赢场球吧”?有一天我在跟弗兰克-兰姆塞聊天的时候就说,“兰姆塞,说点话激励大家吧。”于是他走到黑板面前,说:“如果赢球,8000美元,如果输球,4000美元”,结果大家都破产了。

奥尔巴赫:在体育界,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会发生,有很多不确定。所以当球员们能为正直、诚信的管理层效力,他们会很有安全感。这样一来,他们就不愿离开,会在场上为球队付出一切。

这些年来我拒绝过很多次交易,哪怕能换来更强的球员,但都因为我不确定改变化学反应会怎样。哪怕那位球员能力很强,但我不确定他的个性能够融入这班球员之中。

奥尔巴赫:有时候会的。我们的球员都很聪明,他们也都想凯尔特人变得更强,我会跟库西、哈弗利切克或拉塞尔、伯德聊这些,跟他们说有怎样怎样的机会,问问他们的想法。为什么不问他们呢?我从来没自大到觉得自己什么都明白的地步。

教练组也都会参与球队所有决定,我绝对不会用个人意愿强迫任何球员服从教练,因为如果我选了一个教练不愿意要的球员,那肯定会影响球队情绪和发挥。

奥尔巴赫:很简单,我不会干预教练的工作,如果他们觉得什么出了问题,就会来跟我讨论。但都是他们提出问题,我坐这个位置,最不该做的就是插手他们的工作。现在很多球队的总经理觉得自己可以干预教练和球探的工作,球员们如果意识到这个行为,那球队纪律就会混乱,化学反应也会遭到破坏。

奥尔巴赫:是的,我是有这个名声,但我只是不喜欢一个价值10万美元的球员跟我要价100万,以为我们可以谈判到50万。

我就会说:“听着,这家伙就值这么些钱,我们可以多给几千几万,但百万级那是不可能的。你做什么都不会改变我的想法,所以别再说这种价格了,就算是200万、300万对你也没有任何好处。”我会说我们做事很公平,如果球员拿出表现,我们会涨薪水,但前提是靠努力挣钱。

奥尔巴赫:绝对不会。我总告诉他们,我不是卖车的、卖房的、或者是银行的。你打篮球要付出多少代价呢?搞清楚然后好好打就行了。你想要车,就去买辆车。

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故事,有些身价百万的球员告诉我,他想在入选最佳新秀阵容后得到1万奖金,我就说,“我可以给你新秀最高的薪水,如果你没进最佳新秀阵容,那我就是个二货。”

(奥尔巴赫实际上指的是拉里-伯德在刚刚打算与球队签约时他的经纪人闹的把戏,当时经纪人要求绿军支付伯德家人来往看比赛的机票钱,同时要求如果伯德入选最佳阵容的话要给予额外奖励,结果被奥尔巴赫非常强硬的拒绝。)

奥尔巴赫:一开始是有的,但我觉得他们是在为球员做好事,不在乎老板的利益。他们什么都想要,你满足他们就要赔钱,但他们不在乎。他们不想知道你的困难,只在乎怎么满足自己一方的需求。他们会觉得,有什么区别呢?反正老板会卖队,总有人会想买,还不是为了自大,想出名。

但这种趋势也会停下来的。很多涉足体育超级有钱人只是嘴上说他们不在乎一年赔500万美元,但真要赔这么多,他们立马退出。他们花了钱,赔了钱,还不能赢球当然不行了。

总会走到一个中间地带,球员们总会意识到如果他们得到想要的一切,老板的生意就做不下去了。

·你跟两位老板合作过,都是布朗家族(沃特和约翰,不过只是姓氏一样并没有血缘关系而已)。

奥尔巴赫:他们俩是完全不一样的,沃特-布朗真的是我见过最棒的人之一,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天哪,我为他工作了16年,连合约都没签过。

奥尔巴赫:反正每年结束我都会问沃特,我的合同在哪里。他会说,“你想要什么?”有时候我会告诉他我什么都不要,我们没挣钱,但球队还挺强。有时候我会说想加薪,他会说,“没问题,还有呢?”我就说没了。反正我们讨论这些问题不会超过1分钟。

我们每次都是在盥洗间敲定交易,他的办公室大门总是开着的,里面总有人,我就会很生气,问他究竟有没有能说话的地方,他就说,“好吧,那我们去洗手间聊吧。”

奥尔巴赫:他则是个很自我的人,就好像自己什么都知道一样。他有时候会给别队的经理打电话询问情况,结果被骗。那些经理会提供好多信息,然后他们给我打电话,问我,“这家伙究竟想要什么?”

他会做交易,在没咨询我的情况下做了个大交易,很可能会毁掉球队。(和下文所指一样,是在不点名的提球队在70年代交易得到鲍勃-麦卡杜的事情,这件事老主教没有参与,甚至是从报纸上才得知球队做了这笔交易。)

奥尔巴赫:他已经毁掉了,只不过我们很幸运,能够重建回来。一个错误的人可以非常迅速毁掉一切的。

奥尔巴赫:比如说,你做了一笔亏了几百万的交易,如果签了一个价格高而效率不高的球员,那就亏进去了几百万。这种事在联盟司空见管,大部分人能看开,但我觉得这样的球员会让球队分心。

2017年5月16日的乐透抽签中,凯尔特人获得队史上第一个乐透制度下的状元签(随后通过交易换回了76人的三号签和湖人明年的选秀权)。与区区20胜的烂队不同,他们本赛季常规赛力压骑士夺取东部第一,又在季后赛杀入东部决赛。尽管被勒布朗的球队绅士横扫,球队和球迷依然普遍认为凯队度过了十分成功的赛季。

战绩飙高,选秀大会上还有宝挖,这不是凯尔特人第一次这么好运了。事实上,上赛季48胜的他们,已经拿过一次探花签。更夸张的是,明年他们很可能继续拥有一个(或两个)高顺位选秀权。这一切,自然要归功于当初被视作冷血无情的安吉的绝妙手笔,也要感谢篮网前总经理比利金的慷慨“助攻”。

在敬佩安吉和嘲笑比利金的同时,如果我们回顾联盟历史会发现,这种吃着火锅唱着歌,球队勇往直前的同时还能享受着高位签的事情并不是第一次,今年的凯队甚至不是待遇最“优厚”的。而今年选秀大会的前三顺位获得者,湖人、76人、绿军,正好就是此前屡次受益于此的传统三强。

首先我们先从凯队自身说起。1980年,拉里-伯德在新秀赛季便带领球队从队史最低谷的29胜飞升到61胜联盟第一。而那年的选秀大会上,他们手握头号签,这正是绿军上一次拿到状元的年份。那一次,是谁扮演了如今篮网的角色?

答案是活塞,之前的78-79赛季后半段,凯队从尼克斯交易来名人汤中锋鲍勃-麦卡杜。尽管数据不错,但这位前MVP没能在战绩上帮助泥潭中的球队,出战20次仅赢下4场。此外,他和球队支柱考恩斯的关系不睦,位置重叠又不愿打替补。于是赛季结束后,球队将他送去了活塞,换来了第二年的两个首轮签。

(PS:麦卡杜本人虽然能力很强,但人际关系处理极差,之前在尼克斯就和全队搞得不愉快,而他当时加盟凯尔特人是绿军老板莱文拍的板,包括球队总管奥尔巴赫等球队核心人员对此都不知情,而到绿军之后他依然和全队关系不好,所以当他被交易走之后绿军上下都很开心。)

(PS:莱文(前排眼镜男)在这次风波之后和奥尔巴赫关系迅速恶化,之后他又因为想把凯尔特人搬到圣迭戈而和球队撕破了脸,随后在奥尔巴赫的操作下,他半“被迫”和圣迭戈快船队老板布朗交换了球队股权,相当于是被奥尔巴赫赶走了。)

被绿军交易去了活塞的麦卡杜随后连续受伤,只出战58场(两年后他转而加盟绿军的死对头湖人,并在1982年总决赛为湖人中、立下大功,也算是曲线胜联盟垫底。在与西部副班长爵士的抛硬币角逐中,活塞倒是“幸运”获胜,但他们不得不将这个状元签按照之前的约定拱手送给了凯尔特人。

(注:乐透制度从1985年开始实行。1966-1984年的选秀制度是东西部两边倒数第一猜硬币,胜者状元,负者榜眼,剩余球队按战绩由低到高顺序获得选秀权。此外,当时的选秀权交易还没有顺位保护的概念,即所有选秀权都是无保护的。)

奥尔巴赫当时心目中最理想的状元人选是弗吉尼亚大学的天才中锋拉尔夫-桑普森。换作如今,桑普森大概率在大一结束后参选,稳稳当选状元。但在那个年代,读完大学再打职业联赛是主流价值观,桑普森也不例外。(尤因与桑普森都在大学读完了四年,他们也是80年代NBA球队长期觊觎的宝藏)

而且当时桑普森的大学教练坚持认为桑普森还太瘦(当时他体重只有205磅,相当于德隆-威廉姆斯),并未准备好参加职业比赛,结果绿军与桑普森双方就提前参选一事会面不到5分钟,奥尔巴赫就承认:“没戏了。”

劝说未果的红衣主教十分郁闷,返回波士顿途中险些出车祸。大难不死的他冷静思考了一晚,于是果断出手,把活塞给的状元签和13号签打包送往金州,换来对方主力中锋“酋长”帕里什和探花签,然后选中了明尼苏达大学的凯文-麦克海尔(当时麦克海尔还有一个队友控卫奥尔巴赫没看上,他就是日后狼队的主管桑德斯)。

此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这一笔交易搞定了凯尔特人80年代王朝的二三当家,帕里什和麦克海尔辅佐着伯德五进总决赛三夺冠军。1986年,大鸟完成MVP三连庄,带队67胜,斩获第三冠,16冠在手的绿军站在队史荣耀的最巅峰。而更令联盟所有对手绝望的是,他们在夏天的选秀大会上,还拥有榜眼签。

那这个签是怎么来的呢?这要从1984年总决赛说起。首场湖人先声夺人,破了凯尔特人的主场优势,第二场第四节最后时刻领先2分手握球权,凯尔特人岌岌可危。凯队控卫杰拉德-亨德森(现76人那位的父亲)还剩18秒时抢断沃西上篮得手,将比赛拖入加时,最终凯队绝杀获胜,并赢下当年总冠军。

赛季结束后老亨德森自恃立下奇功狮子大开口。然而结果却是被奥尔巴赫毫不犹豫的交易去了超音速,换来1986年的首轮签。对于交易,主教也只是淡淡地说道“亨德森是个不错的球员,但这类6尺2寸的球员还有很多”。

奥尔巴赫所言非虚,因为亨德森的接班人就在绿军阵容——他就是丹尼-安吉。接下来的赛季,丹尼斯-约翰逊改打控卫,安吉出任首发SG,数据从5分2助攻上升到13分5助攻,防守端也带着白人球员特有的强硬与狡诈,完全填补了亨德森的空缺。

让奥尔巴赫下决心放弃亨德森的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NBA工资帽制度将在1984-85赛季正式开始实行,球队在薪资上必须对球员有所取舍。而球队当时需要优先续约的,是1981年总决赛MVP,在1984年总决赛抢七又砍下24分的功臣麦克斯维尔,亨德森只能被放走。

超音速得到亨德森之后,与麦卡杜的交易类似,战绩不升反降,连续两年31胜。1985年他们抽到四号签,1986年虽然倒数第五但运气更佳抽中榜眼,然而只是为凯尔特人做了嫁衣。

最后的结局是大家所熟知的,拜亚斯选秀次日过量吸食可卡因暴毙成为了凯尔特人和整个联盟的黑色记忆。凯尔特人和拜亚斯在那个夏天都曾站在风光的顶峰,然后便跌落下来。这大概是联盟历史上,诠释乐极生悲最典型的例子。时至今日,球迷心中依然无数个What ifs,设想拜亚斯能如何延续凯尔特人的辉煌。

虽然结果悲剧,但仅以操作而论,奥尔巴赫的交易还是非常成功的。只不过在当时联盟他并不是唯一这么做的人。因为预备工资帽的到来,很多球队早就已经开始甩卖球员,比如76人(奥尔巴赫当时交易时自己就说:““我们不得不像费城人那样,放弃一些球员,换未来的选秀权)”,而76人的这些交易也同样为他们带来的丰厚的回报。

首先是1984年得到5号签——这个选秀权实际来自球队在6年前的交易,他们送出世界自由先生(World B. Free,本名Lloyd Free),得到快船的1984年首轮(这种交易多年后选秀权的做法在现在并不流行,但在当年是联盟潮流)。一年后,76人又用乔-布莱恩特(没错,正是科比老爹)换来快船的1986年首轮。

这显然是两笔非常划算的长线人在摩西-马龙和J博士的带领下一路狂扫对手拿下冠军,1984年他们依然是东部第二。尽管季后赛被篮网2-3爆冷,但费城人仍然看到了积极的一面——他们拿着联盟第三的常规赛战绩,还能在1984这个超级大年里捞一票——76人的当时的目标是一个内线年选秀的内线厚度非常惊人。

于是当3、4签位选走了北卡师兄弟乔丹和帕金斯之后,76人选择了查尔斯-巴克利——虽然他并不情愿去,但日后年轻的巴克利还是成为了摩西和J博士的良好助臂,并在几年成长为球队领袖和MVP的候选人。

当然,用事后诸葛亮的角度来嘲笑快船制服组的智商其实大可不必。且不说当时快船预支的是六年后的选秀权,单看交易筹码76人场均16分左右的世界自由先生,虽然在快船只短短两年,但分别砍下28.8分和30.2分,快船的交易绝对是物有所值。

但后一笔交易就有待商榷了。科比的老爹在NBA混迹不到十年,自始至终是个角色球员。也许是世界自由来到快船后的大爆发,让管理层对于76人的年轻球员有一种特别的迷恋?总之,世界自由的神奇没有再现,快船的战绩一路走低,从1979年的46胜一路跌到1982年的17胜西部垫底。(详情可看【轻考古】张伯伦+沃顿?圣迭戈双塔崩塌记)[详细]

1982年的猜硬币,快船输给了骑士,只拿到榜眼。但在1986年,倒数第六的快船RP爆发抽中状元——可惜这次是为76人而爆。东部第三的76人和联盟第一的凯尔特人占据了选秀大会的头两名,舆论一时间炸了锅。(图为快船当时的吉祥物,放这张图纯粹因为他长得太魔性了……)

两年前76人选中的巴克利,这时已成长为20分13板的明星大前锋。选秀前76人交易了大中锋摩西-马龙,原本计划摘下中锋道尔蒂顶替,但道尔蒂在为76人老板的单独试训中表现很差,加上76人老板玄学般的认为86届新秀“有问题”(猜对了,毒品问题,详情可看考古系第49期:1986蝴蝶效应),于是他出人意料的决定交易这枚选秀权,把他送给百废待兴的骑士。[详细]

在这之前骑士的混乱对于熟悉这段历史的球迷来说已经无需多言(小牛队主帅莫塔在接受采访时曾说:“我连午饭都不敢吃,就怕错过骑士的交易电线期:骑士”弄丢”状元背后的选秀哲学),而道尔蒂的加盟也开启了球队一个新的时代,但在这之前球队不断送走的选秀权,却又成了湖人队刮中的乐透彩票——这枚选秀权就是1982年的状元签。湖人用它选中了沃西。[详细]

在得到沃西之后,湖人一度组成了四状元团队(天勾、魔术师、沃西+克莱-汤普森的老爹),湖人也因此在80年代创造了一个王朝。不过如果说沃西是锦上添花的话,那么,作为地基的魔术师,又是如何在湖人已经拥有贾巴尔,战绩排名西部前列的情况下得到的呢?

时间回到1976年夏天。张伯伦、韦斯特等功勋传奇已退隐,湖人用路人甲乙丙丁换来联盟第一人天钩却仍无缘季后赛。赛季结束,最后一位旧时代股肱之臣盖尔-古德里奇(1971-72赛季湖人得分王)合同到期。当时还在新奥尔良的爵士有意这位33岁的老将,试图组成古德里奇+手枪的最拉风后场组合。

这里不得不提到爵士管理层中一位叫巴里-门德尔松的人。他曾经是湖人两位名宿韦斯特和古德里奇的经纪人。于是他们给了古德里奇一份3年140万,当年绝对的大合同。

但事情还没完。因为当时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球员签约,爵士要补偿湖人。那么应该付多少代价呢?此时联盟暗自在幕后施压,要求爵士把1977-79连续三年的首轮都交给湖人,换回湖人1978年的首轮。古德里奇本人后来说道,“爵士期初不知道会为了我失去那么多选秀权,联盟是为了抑制自由签约风气”“真相是,爵士和我本人都没想过有什么交易。爵士签了我,然后联盟勒令他们补偿湖人。”

但不管怎么样,急于拓宽市场的爵士还是接受了这笔交易。然而古德里奇转会第一个赛季便遭遇重伤,只出战27场,此后再也不复当年之勇,三年大合同到期后黯然退役。虽然他的原定搭档手枪球风华丽,但带队能力不足,痛失首轮选秀权更是让球队雪上加霜,球队年年不进季后赛。

结果就是1979年干脆东部垫底,为湖人“争得”状元一枚(猜硬币湖人赢了公牛,不然魔术师生涯的第一个教练就会是刚从公牛退役的杰里-斯隆)。而在选秀大会之前,伤心欲绝的爵士宣布搬迁至盐湖城,仓皇逃离了新奥尔良这个伤心地。

当然,相比骑士,爵士的交易风格还是比较踏实的。他们在那个夏天用斯潘塞-海伍德从湖人换来了未来的两届得分特利,而海伍德一去湖人便从24+10跳水到10+4,一年后干脆远赴欧洲,也算回敬了湖人一程。有心结的两支球队此后20年再无一笔交易。

顺带一提,那年爵士的主帅,刚巧又是一位湖人名宿——埃尔金-贝勒。大二率队夺下全国锦标的魔术师决定提前离校参加选秀,和贝勒的球队战绩一落千丈,会不会在冥冥之中有什么联系?

或许这就是三四十年前NBA的样子,在没有网络的时代,信息不够公开,豪强们依靠关系网扎根深耕联盟,总能让他们在关键的时刻做出正确的判断,帮助他们得到想要的东西,而那些苦寒之地的小球会,只能一点一点的积攒本钱,还随时要担心被豪门刮一笔。

而现在?随着规则的完善和信息的透明,类似的事情已经绝少在发生,事实上在凯尔特人之前,你能想到上一个分区决赛球队得到前五选秀权已经是2003年的事情了(活塞与米里西奇,而事实上导致这一事件发生的交易发生在遥远的1997年)。

以还是那句话:好球队常有,牛逼新秀也常有,但比利金不常有……明年绿军还有篮网的选秀权(无保护),一想到绿军未来靠篮网三巨头预备了可能至少10年的繁荣,丹尼-安吉不知道会不会睡觉都时常笑醒过来。

奥尔巴赫:必须从头开始,选出联盟的最强球队,以对方为目标重建。这不是立刻能完成的事,但要设立好目标,尝试两三年,就算困难重重也要坚持。看我们选了拉里-伯德,哪怕他不能立刻出战,原因就是这个。后来我们又交易得到了麦克海尔和帕里什,而老板哈利-曼谷瑞恩是很支持我的。他当时有一架私人飞机,我想用来飞到明尼苏达看麦克海尔,他都答应了。

·看老板花了这么多钱,给了这些大合同,你觉得职业篮球究竟是商业还是运动呢?

奥尔巴赫:从心底里,我很难把这不当做商业,但我仍然觉得这是出于热爱的辛苦劳动。我总把化学反应和球队表现放在第一位,我主要关注的还是球队实力。如果你的球队是人人都爱看的,球员们都很努力也很享受比赛,那自然而然就能吸引观众赚到钱,商业上也就能成功。

奥尔巴赫:完全没变。我仍然试图回复所有收到的信,我仍然会告诉管理层,我不希望他们给任何富翁特殊优待,不管是豪华包厢还是3美元的座位,待遇都是一样的。我不希望大家苛待贫穷的消费者,他们才是我们做生意的根基。每一个球迷都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不能忘记这点。

很多人在做了管理层之后就觉得自己很特别,一下就膨胀了,反正我从来不那样。我永远把大门打开,随便你来讨论。这也不意味着无节制地拉近距离,直到失去球员尊重。要有一定的距离,但不能像很多经理那样变成势利小人。不然会忘记一开始自己奋斗的样子,失去对球队的把握。不然做到麻木,就是每天早上提交报告,只做最底线的工作了。

奥尔巴赫:我认为是一样的,大家也都说我可以在别的领域做管理,比如接管红袜队或者爱国者队。但这其实没啥道理,毕竟我不懂别的运动或是产品。

现在体育圈有个大问题,无知很可怕这个格言说的很对,很多老板在别的领域成功,就觉得自己在几个月内能懂篮球经营,失败了也不知道找自己的原因,他们不明白失败就是因为他们不够懂。

奥尔巴赫:我努力呀。我从教练做起,在做经理的时候也做教练,做球探,做客场协调。我一天工作十六七个小时,周四在纽约,周六已经在波士顿。如果我去做球探工作,就让人帮我盯着训练,当时我没有球探。我们也没有录像可以看,而现在,做我曾经做过工作的一共有6个人。

奥尔巴赫:这不是我带来的,而是球队整体的,大家都是机器上的螺丝钉,少一个都必须有人来补上才行。在拉里-伯德之前我们也是凯尔特人,在他之后球队也会存在。在我之前就有凯尔特人,之后也一样。至于实力怎么样我不知道,但球队是会继续存在的。

奥尔巴赫:最根本,就是球员的生计取决于他们为球队做的贡献,而非个人。在这里效力一段时间后,他们就会这么觉得。

就拿比尔-沃顿来说,他在做自由球员的时候联系我,问能不能加盟。我就问他为什么要来,他说不仅是因为球队实力强,也是因为他可以跟队友好好相处。凯尔特人的化学反应和好名声是他想加盟的关键,我觉得就非常好。

他还在老东家效力的时候,就曾经去我办公室找过我,想为孩子要一些凯尔特人的T恤。在他眼里,凯尔特人才是球队应该有的样子。

于是,等到他加盟,表现就很好。有一天他说自己心情不好,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感觉为球队做的贡献不多。我就告诉他,“你已经在做贡献了。”他说自己得分不多,我就说,“你担忧自己的数据,那是庸人自扰。”

我告诉他,管理层不会在意他得了多少分,我们在意的是他只要做了贡献就行,这个贡献是他有没有及时回防,有没有认真的态度,有没有跑动空间,有没有传球。他又问,“你真的不在意我的得分吗?”我说,“真的不在意,这完全不会影响到你的位置。”

你都能看到他的脸顿时发光了,从那之后,他就变得完全不同了。他一直都很强,但不再提心吊胆之后变得更好更轻松了。他从不想着自己得分,而是想着是否能赢球,他想的是“我们”而不是“我”。

Posted on 2022年10月4日 in www.yabo.com|世界杯登录|美国队 by obcom
标签:

Comments on '奥尔巴赫87年专访:忠诚是双向的 球员薪资最好教练定'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