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联是如何从腰缠万贯到入不敷出的

在2018年的一次季度投资人例会上,前曼联执行副主席埃德-伍德沃德说出了他永远都无法摆脱的名言。

对于许多曼联球迷而言,这句话足以总结俱乐部的所有问题:球场上的成功已经不再是最优先事项。如今的曼联在乎的是通过笼络全球范围内的赞助商来让收入最大化。

可是当曼联如阿诺德此前面对球迷组织“The 1958”所说的把巨额资金都挥霍掉了,拥有令人艳羡的财富又有什么意义?

“我们必须为了俱乐部的未来解决这个问题,而过往所做的就是白白浪费资金。”阿诺德说,“你不能走到训练基地然后说,‘你们顺便给我看看那10个亿在哪儿吧。’我不认为我们在花钱这块的履历足够好。”

从2012年起,曼联几乎做到了每年都可以提升收入,只在2015年略有下滑,直至2019年6月达到创纪录的6.271亿英镑。到了2020年,曼联的收入降至5.09亿,截至2021年继续下滑至4.941亿。

在过去的十年间,尽管曼联没能在场上持续取得成绩,俱乐部还是靠着辉煌的历史获取了巨额资金。

据了解,曼联过去十年里支付的债务利息总额达到2.82亿英镑,自2016年以来支付的股息也高达1.22亿英镑,俱乐部的亏损正在加速。

当曼联在比赛成绩和基础设施等方面都远远落后于竞争对手时,格雷泽家族还在不断从俱乐部抽走资金,针对他们的舆论始终是群情激奋的状态。

加里-内维尔在推特上向格雷泽家族喊话,让他们不要拿这次股息,最好宣布未来三年都不会分红,把这笔钱用于补强阵容,提升卡灵顿基地和老特拉福德的硬件。

为了在疫情爆发期间确保俱乐部的现金流不出问题,格雷泽家族确实延迟收取了一半以上的股息。

“在2021年,他们将一期股息发放推迟到了2022年,所以我认为他们今年会拿到3300万英镑。”足球金融专家基伦-马奎尔表示。

必须得承认,上市公司发放股息是正常的,但曼联是唯一一家这么干的足球俱乐部。

俱乐部会这样反驳,发放股息并没有阻碍俱乐部自2013年以来砸下超过10亿英镑用于引援,而且跟总收入比起来,股息的占比很小。再者说,虽然格雷泽家族得到了大部分现金,俱乐部的红利也流向了养老基金、中小微投资人和球迷。

被问到是不是曼联足球俱乐部的身份使得发放股息的行为看上去很糟糕,马奎尔这样回答:“或许原因是这家公司没能投资在合适的资产上。”

“如果你去看看宏图计划和超级联赛计划……都写明了会有特定的金主为支出项目提供资金。所以曼联是希望由英超联赛出资为老特拉福德的翻新做贡献,而不是指望格雷泽家族完成。”

“虽然他们声称自己关心俱乐部,关心足球,但是吧,凯文-格雷泽和爱德华-格雷泽去年都售出了一部分股份。据说他们挣了一亿英镑,这还没算上股息。”

在今年三月发布的最新一期德勤足球财富榜上(以2020-21赛季的数据做比较),曼联排在第五位,落后于曼城、皇马、拜仁和巴萨。

相较之下,曼联在2019-20赛季排第四,2018-19赛季和2017-18赛季均是第三,2016-17赛季和2015-16赛季高居第一,2014-15赛季第三,2013-14赛季第二,2012-13赛季第四。在曼城登顶今年的财富榜之前,曼联的排名从未低于另一家英格兰俱乐部。

这足以说明疫情给曼联带来了多大影响,他们在2019年的比赛日收入为1.109亿英镑,前年下滑到8980万英镑,去年暴跌至720万英镑。

只能在空荡荡的梦剧场里踢主场比赛,也没法像往常那样通过官方商店向来自世界各地的球迷或游客出售商品,曼联遭受了远超其他英超同行和欧洲大陆同行的打击。

在正常情况下,梦剧场每天都会显得十分繁忙,商店里的收银台响个不停,球迷会参观足坛最知名的球场之一,商务套间也会被租出去举办商业活动。

疫情爆发的前几年里,曼联的比赛日收入基本稳定在1.1亿英镑,除非俱乐部重新开发主场,比赛日收入不大可能超过这个水平了。

立刻提升收入的办法之一是近11年来首次提升球票价格,但这部分经济收益可能还抵不上给俱乐部与球迷关系造成的伤害,毕竟双方的关系已经很紧张了。

马奎尔说:“我认为疫情给曼联造成的打击大于对其他俱乐部尤其是英国俱乐部的影响,因为曼联拥有最高的比赛日收入,这也是受影响最大的一块。”

“我预计曼联今年的总收入仍在6亿英镑左右。老特拉福德开放了一个赛季,所以比赛日收入有望恢复到1.1亿英镑的水平。”

马奎尔不像其他一些人那样觉得资金相当紧张的乐观预测得到了俱乐部上个月发布的季度财报的支持。

截至3月31日的今年第一季度里,曼联的收入为1.528亿英镑,去年同期则是1.183亿。但俱乐部该季度的营运亏损仍达到2180万英镑。

该季度的商业收入从去年同期的5810万英镑升至6560万,比赛日收入从去年同期的160万英镑飙升至3570万。其原因是曼联2020-21赛季仅有一个主场不是空场比赛。

尽管除了营运亏损的各项数字都看着不错,曼联在2019年创纪录的收入之上继续提升的空间还是十分有限,除非球队能再次在场上大获成功。

当TeamViewer去年取代雪佛兰成为曼联球衣胸前赞助商时,多家媒体报道这份赞助合约的金额远低于雪佛兰的每赛季6400万英镑。“我认为各方的共识是雪佛兰那笔赞助合同溢价了,TeamViewer的这份更接近市场行情。”马奎尔表示。

顶端的赞助商都希望与成功的球队合作,如果他们的品牌商标能和亮闪闪的奖杯出现在一起并对外宣传,那才符合他们的利益。

曼联官网显示俱乐部目前有22个全球合作伙伴,9个对接MUTV的传媒合作伙伴,13个财务合作伙伴和3个区域合作伙伴。

不论是和梦百合合作还是跟雷明顿签约,曼联俱乐部在探索商业机会这方面仍有着世界级的吸引力。

话虽如此,他们的商业收入还是下降了4700万英镑,从2020年的2.79亿降至去年的2.322亿。曼联称疫情导致的海外季前巡回之旅报销是关键原因。

商业收入损失的很大一部分源自赞助收入的下滑,2020年还有1.827亿英镑,去年则是1.402亿。

“赞助商只会在俱乐部兑现成绩的时候拿出更多钱。”马奎尔说,“如果翻看商业收入,2013年时还是1.52亿英镑,到2016年就成了2.68亿,这是非常惊人的。”

“但实际上要归功于雪佛兰和阿迪达斯这两单大合同。因此,他们必须谈成新的协议,或是从现有的赞助商那儿获取更多资金。但这就给现在的曼联带来了很大挑战,因为如果你是赞助商,你当然希望你的赞助球队取得成功,而现在的曼联没能做到。”

“因此我们就看到了他们在2016年达到了商业收入的顶峰,此后就变得越来越难,因为曼联是在依赖历史而非现在达成交易。”

一位资深消息人士表示,如果曼联考虑如何提升商业收入时能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可以让自己获益。如果俱乐部扛下初期的财务痛苦,可以转化为长期增长,因为俱乐部可以得到时间从消费者那儿收集更多数据。其关键是基于接下来的10年思考,而不是短短三年。

业内觉得曼联俱乐部似乎因为疫情的影响在寻找合作伙伴时有些拿不准方向。他们急需现金来填补疫情造成的财务空洞,这也可以理解。

尽管疫情给曼联的负面影响比一些竞争对手更为严重,球员交易方面的表现仍是财务状况不佳的重要原因。

丹尼尔-詹姆斯去年夏天以2500万英镑的转会费加盟利兹联,这仅仅是曼联过去十年里第五笔获得利润的出售交易。

根据基伦-马奎尔的计算,曼联从2014年至2021年间出售球员的利润仅为1.01亿英镑,同期的曼城为2.28亿,利物浦为3.7亿,切尔西为5.68亿。

曼联在今年一月拒绝了出售林加德的机会,当时林加德的合约只剩下最后半年。如今林加德以自由球员身份离队,博格巴、马塔、马蒂奇和卡瓦尼也一样。

“一旦球员加盟,曼联就成了终点俱乐部。”,马奎尔说,“他们形成了一种非常奇怪的政策,会延长球员的合约,让边缘球员领着工资,然后看着他们在合约到期后离队。”

曼联不仅在转售球员获利这方面落后于英格兰的竞争对手,在欧冠赛场上的戏份也越来越少。

也就是说曼联无缘丰厚的欧战奖金,而利物浦、曼城和切尔西都收获颇丰,这就足以导致几家俱乐部在转会市场上的自由度大为不同。

不过欧足联已经修改了欧战资格规则,从2024-25赛季起,英超几乎确定每个赛季能获得5个欧冠名额,这对曼联有利,有助于他们缩小差距。

但和伍德沃德2018年说出的名句相反,场上的成绩就是很重要——曼联自己的财务报表已经说明了这点。

如果新帅滕哈格能实现多位前任没能做到的目标,将曼联打造为又一支具备统治力的队伍,资金也会随之而来。

没有竞技成绩你啥也不是。当一个足球俱乐部不以竞技成绩为首要任务时,时间一长品牌影响力下降你以为你还有多大的价值?这里的价值指的是竞技价值其决才是商业价值。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所谓的投入那么大曼联球迷还是格雷泽out的根本原因,一帮吸血鬼而已

Posted on 2022年6月25日 in www.yabo.com|世界杯登录|美国队 by obcom
标签:

Comments on '曼联是如何从腰缠万贯到入不敷出的'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