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荡公子少年郎——马克安东尼的青少年时代

现实中,我们无法猜想,但历史已经给了我们答案。罗马时期“凯撒大帝”的左膀右臂——

对于马克·安东尼,最为悲哀是他的名字往往伴着埃及艳后被提起。作为罗马权力斗争最后的失败者,往昔率领骑兵纵横高卢的战绩,矗立罗马广场上动人心魄的演讲,都不及世人对八卦花边的追求。

当马克·安东尼躺在埃及艳后怀里之时,他可能早已忘记了自己的过去,忘记了4个妻子和有些数不清的孩子,忘记了爷爷和两位父亲对自己难以磨灭的影响,忘记了那些在罗马街头花天酒地挥金如土的日子,甚至,忘记了自己曾欠下的至少250塔兰特白银。

公元前83年,“一半像狐狸一半像狮子”的枭雄苏拉东征小亚细亚大获全胜,随即带着部队进军自己国家的首都,让所有反对派好似热锅上的蚂蚁。就在这年1月14日,一个健康男孩哇哇降生在罗马城的安东尼家族里。

一切都归功于他的父亲——马库斯·安东尼斯·克雷蒂库斯(Marcus Antonius Creticus)。尽管安东尼家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罗马建立不久,而且曾经也是国内有头有脸的贵族,但那种荣耀仅限于马克安东尼父亲之前。

祖父马库斯·安东尼斯·奥拉托(Marcus Antonius Orator)把家族经营得很不错,他有着优异口才和处事手段,算得上一位演说家和政治家。连后来名满天下的西塞罗(Marcus Tullius Cicero)都受过他教导。

他的名言:我听闻苏格拉底说,世间最好的调味料莫过于饥饿,最美的饮品莫过于口渴)

祖父先担任地位重要的财务官和执政官,颇有政绩。后来被派往东方安纳托利亚地区的奇里乞亚(Cilicia)做地方首脑。在罗马共和国的时代,地中海海盗横行。这些溃兵逃犯组成的舰队烧杀掳掠,绑票贵族奴役平民,过着逍遥法外的生活。安东尼祖父到任以后,为了保护贸易,果断指挥部下与海盗作战。经过多年艰苦努力,虽然海盗没有被完全剿灭,但至少其猖獗得到遏制。为表彰安东尼祖父的功绩,罗马元老院为他举行了凯旋式。当他头戴月桂冠身披紫袍,被热情欢笑的无数人们夹道欢迎时,整个安东尼家族都笼罩着无上荣光。

可好景不长,安东尼祖父短短几年后卷入了上层政治斗争,被苏拉一派定下叛国罪处决。他的头颅被砍下之后放在讲坛上示众,就在他过去一次又一次演说之处。

尽管祖父结局凄惨,但他给家族留下了一位伟大先人的背影。如果说祖父为安东尼树立了正面榜样,那父亲就为安东尼展示了恶劣的反例。

父亲很早就继承家族传统踏入政坛,可相比于祖父被称为政治家,他只能算一名政客。

对外,父亲继续同海盗们作战,可败多胜少。各种海盗重新肆虐,并且让这时年轻的凯撒受到绑票之辱。安东尼父亲不仅平盗无力,居然还乘乱抢劫掠夺了自己本该保护的那些省份,让人们大失所望。他的舰队信心满满前往攻击海盗的盟友克里特人,结果一败涂地,差不多算是全军覆没。在海盗们的肆意嘲笑声里,他被起了个丢脸至极的绰号——“克里特征服者”。

对内,父亲表现出“可亲的无能”。他和三朋四友深陷奢靡生活,正常收入当然无法支撑庞大消费,挪用公款就成了便利之选。于是乎,公家钱财不断被拿去堵上安东尼父亲的欠债漏洞。对朋友们的慷慨大方却始终不断扩大着债务数额。在经济上,安东尼家族可算是破了产。

不过,好事总是有的。安东尼父亲不久被任命为检察官。据后来西塞罗记载,“赋予权力,是因为他没能力去滥用权力。”

无论出于何种理由,安东尼父亲都难以胜任新职位。他依旧无法击败地中海的海盗们。出乎所有人意料,安东尼父亲竟然偷偷摸摸与海盗谈判,达成了一项卑躬屈膝的妥协条约。对于一个正处于上升时期的大国来说,国际形象重如泰山,这简直算得在脸上啐唾沫的侮辱。所有元老院议员众口一词、毫不犹豫否决了荒唐协议。安东尼之父的无能彻彻底底暴露在众人眼前。同僚们鄙视之余,感叹过去还认为他只是于金钱方面比较贪婪罢了。

3年后,安东尼父亲在克里特岛任上被人“仁慈”谋杀。介于他早已沦为笑柄的糟糕名声,甚至都没多少人对此举产生兴趣。

父亲稀里糊涂去世时,马克·安东尼才12岁。一位名叫苏瑞(Publius Cornelius Lentulus Sura)的官员成为继父。根据记载,苏瑞很照顾安东尼和他两个弟弟,对三个机灵的孩子表达出一种极大关爱。这使得安东尼和弟弟们都非常喜欢这位继父。苏瑞不仅把生活中的乐事分享给孩子,还开始教导孩子们如何去适应罗马的政治规则,让对世界满是好奇的安东尼欣喜不已。

继父的职业生涯要比父亲成功许多,当然他们在奢侈的生活方式倒是如出一辙。即使是腐败贪污,也不能完全弥补家里的财务状况。

欢乐时光只持续了几年,罗马政坛的险恶再次展露一斑。继父因为参与喀提林夺权事件而遭到。尽管初入政坛的凯撒尽力救援,但反对派西塞罗的观点占了上风。苏瑞一干人等全部遭处极刑。

刚刚20岁的安东尼听到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他刚刚稳定的生活又被打破,不仅失去慈爱继父,也失去了重要政治导师。不过,他人生第一次见到了凯撒。尤利乌斯家族的政治新星冒着身败名裂的危险前来传达消息,让少年安东尼感动不已。

现在,除了来自尤利乌斯家族的母亲茱莉亚(Julia Caesar),安东尼已经一无所有。20岁的安东尼长得颇具罗马式男性气概,额头宽宽,深目高鼻,体魄强健,深受家人喜爱。母亲尽力教育他修辞法和哲学,希望为他日后从政打下基础。可他并不太感兴趣,早在十多岁时,安东尼就开始了在罗马街头浪荡玩乐的日子。

饮酒、赌博、,吃喝玩乐没有一样不是他的爱好,一个年轻灵魂将青春时光和充沛精力全都消耗在罗马城繁盛的娱乐业里。宴席里有他侧卧背影,或深或浅的葡萄酒映照着火光;鲜牡蛎脆芦笋激活了人们的味蕾,打开每个来宾的胃口;音乐声里,颇具艺术造型的肥美母鸡配豌豆上了桌,然后是柔嫩多汁的仔猪肋排,带着酒香的鲑鱼炖肉,还有用胡椒蜂蜜调味的慢煮小牛肉。觥筹交错间,艳丽动作飘渺。安东尼和友人们高声欢谈推杯换盏,直至某人不能不冲去厕所呕吐,才留下一地癫狂浪笑。末了,小鱼蛋奶酥和香草蜜瓜会温暖酒徒们折腾的肠胃。

既然宴饮满足了安东尼的口腹饕餮之欲,那猜拳和摇骰子一定带走了他的壮志和雄心,而青春年少堆积的荷尔蒙则由床榻上不知来自何方的女性来释放。

(被发掘出的庞贝古城妓院房间,可见壁画和床铺。当然安东尼可能会选择更高档的消费)

游离于父母管教之外的日子散漫又肆意。某些罗马“黄金青年”圈子里“志同道合”的贵族朋友更将安东尼引入歧途。一位叫库里奥(Gaius Scribonius Curio)的年轻贵族和安东尼交往甚密,他同样喜好挥霍无度,并且张扬显眼。言谈说话之时,库里奥总会习惯性挪动身体,安东尼和其他人把他戏称为“演员”。安东尼后来的仇敌西塞罗表示,库里奥与安东尼之间其实存在着同性恋关系。甚至坊间传言,库里奥之父禁止两人见面,而库里奥还悄悄把安东尼带进他老爹的屋顶去玩乐。

另一位叫克劳狄乌斯(Publius Clodius Pulcher),这人以古怪、轻率、自大的性格闻名。当时他曾被指控与两个亲姐妹发生关系,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此公向来名声不佳的信誉显著增强了流言蜚语的可信度。毕竟,罗马浪荡公子们的荒唐事,从来都是人们茶余饭后的有趣谈资。克劳狄乌斯不甘寂寞,还野心勃勃想搞街头政治,希望日后能留名青史。有热闹的场合自然少不了安东尼,他果断加入了朋友那乱七八糟的所谓帮派。

“安东尼年轻时曾有过辉煌前程,直到他与库里奥的亲密友谊像害虫一样降临到他身上。因为库里奥自己在享乐方面无拘无束,为了使朋友更听话,他让安东尼酗酒,跟女人厮混,肆无忌惮的花钱。这使安东尼欠下了一笔沉重债务,在他的年龄来说实在太大了——欠下了250塔兰特。”

或许这就是少年安东尼追求的“无拘无束的快乐”。当然,快乐总会伴随着一些代价,那就是250塔兰特白银(塔兰特Talent为西方古代重量单位,1塔兰特在罗马大约为32.3公斤,250塔兰特白银折合21世纪大约412万美元)。我们可以想见,其中一部分可能来自两位父亲,但大多数应该都是安东尼为了追求刺激享受用家族名义借贷而来。

“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无论如何,安东尼还是喜欢跟“演员和住在一起”。对所有罗马人来说:“表现出贫穷,那就一定真是贫穷。”少年安东尼再怎样都得撑着面子。不过,紧紧追逼的债主们怎么能做慈善?安东尼不得不绞尽脑汁来应付。有人说他偷走其他公民的货物贩卖抵债,有人说他私自篡改记账文件企图蒙混过关。

还债压力之大,让少年安东尼居然闪电式结了婚。女方是来自一个富裕自由人家庭的法迪亚(Fadia)。史书上对安东尼第一次婚姻记载含混不清,在当时来说,一个所谓体面贵族和平民的婚姻也饱受质疑。人们只能推断,也许是250塔兰特白银让安东尼把他的脑瓜开足了马力吧。

这一年,安东尼24岁。他决心接受朋友邀请去遥远的叙利亚,作为一名骑兵队长参与埃及叛乱,从此走向让自己光辉的军旅生涯。在那里他会遇见刚刚14岁的克里奥佩特拉——以后留名史册的“埃及艳后”。

除了毫无疑问逃避债务的原因,是什么让少年安东尼忽然放弃了自己在罗马的温柔乡安乐窝?

Posted on 2022年8月18日 in www.yabo.com|世界杯登录|美国队 by obcom
标签:

Comments on '浪荡公子少年郎——马克安东尼的青少年时代'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